一坨稀饭

随缘更新,爽就完事了

恭喜毒埃荣登cp榜榜首!!!!
才短短几天,粉丝太给力了!!

我现在想想。

毒液附身Anne去救Eddie。毒液是通过Anne用一个吻回到Eddie身上的。当时在电影院看得面红耳赤。

干。你亲他不用亲得那么用力吧。不用亲那么久吧。不用摸来摸去吧。

完事Eddie全程在发出那种:唔。。哼。。。emmmm。。这种声音。

问题是最后Eddie问起Anne这个吻。

Anne:“哦..那是毒液的主意。”

??可恶,官方,这做得太明显了。

啊!!毒液太甜了叭!!电影全程内心疯狂尖叫!!Calton你造为啥你找了这么多个人来实验都是死了,只有Eddie能一发入魂吗!??只有真爱才能结合!!噢!!!
毒液这个直球打得哐哐直响,整个放映厅都冒粉红泡泡了!!
到最后炸火箭那里他是保护到Eddie完全脱离火焰后才放开他的!!要知道毒液非常怕火!!天哪!!此刻我满脑子就一句:“为你,千千万万遍”
冲鸭!!毒液:爱情守护者!!(破音

(汤老师好色呜呜,翘屁嫩男。想透

【hannigram】世纪情人-01(吸血鬼!Hannibal)

惊情四百年AU

电影/原著魔改,超强ooc预警。

前篇背景+梗戳这  http://croweyes.lofter.com/post/1cf6c587_12b55c540

*拔叔是吸血鬼,沿用原著设定,吸血鬼不怕日光,在太阳底下仍然可以行动,但力量会被削弱。
*长头发的拔叔。参考拔叔演员拍的电影:皇室风流史
*茶杯的前世叫罗伯特·德弗罗。角色源于茶杯演员拍的电影:伊丽莎白一世
___

1897年   5月3日

几日前Will乘船从英国出发。上岸后,他转乘火车,一路从西向东边走,于今晨离开布达佩斯*1。

他受雇于Jack Crawford,作为一名法律事务所的职员。Will这次被派遣前往罗马尼亚,一位伯爵在特兰西瓦尼亚*2的封地内的城堡里,为对方办理房产手续。这位贵族后裔打算在伦敦近郊购置大量的房产。

鉴于他在共情上的特别天赋(Jack如此赞赏道),他更能清楚了解他人的意图,往往让他在处理事情时变得轻松得多。业绩也噌噌上涨。这次Jack还是决定派他最得力的好小子过去。尽管Will有些犹豫,他还有些私人上的重要安排——例如婚礼。

可Jack态度强硬:“这是你的大好良机,Will。终身难遇的机会。但你需立即启程。”

据Jack说,因为上一任替Lecter伯爵理财的律师——Miriam Lass女士很不幸地得了疯病,她弄断了自己的左手,现还在精神康复中心修养着。这个机会便才让给了Will去接手。

“顺利完成这些交易,你在公司必定前途无量。”

的确。这不是假话。

Will只得把他的结婚计划稍稍搁置,等出差回来后再作安排。

“我能问下Miriam Lass在那里发生什么了?”临离开前,Will问道。

“没什么”他的上司脸色变得有些怪异,开始低头收拾文件,明摆着不想再回答他“私人原因。”

——

黑色的铁蛇沿着轨道蜿蜒辗转,烟囱中升腾而起的白色蒸汽与列车平行。轰隆声不绝于耳。

年轻的律师把头靠在窗边,欣赏起它穿越原野时途经的异国风景,并不经意地在漫长的车程中打起了盹。
直到他被临近到站时的汽笛声惊醒,再睁开眼时窗外已是霞光满天。

Will听见站内广播在播报站名以及站点时刻。他醒来得正是时候,列车在黄昏时分到达克劳森堡*3。

他瞥见旅客们从座位上陆续起身,草草地收拾一下自己的衣装,然后提着行李就下了车。他们身上裹着灰色和黑色的西装,长衣摆摆,像一窝子迁徙的候鸟。

他随即也跟着人群下了火车。

Will前往劳雷丽酒店里住了一晚上 晚餐是一只用红辣椒烹制的鸡。

尽管旅馆的床铺非常舒适,但他并没有睡好,总是被一些奇怪的梦惊扰,几次在深夜醒来。也许是因为窗外有只狗叫了一夜,也许是因为晚餐吃了辣椒的缘故。*4

Will的感知能力使他对于他人的情绪总是特别敏锐,以至于往脑子里装了太多内容。他会避免和太多的人接触,以此来捍卫自己脑中那片静谧的领域。但即使可以让自己不要陷进情绪的风暴里,也免不了被影响。加上Jack总喜欢给他委派一些较为复杂的任务,能者多劳,压力造成的多梦在所难免。

这不是第一次,也不会是最后一次。久而久之他便会
习惯于此。

令人不解的是,他时不时会出现幻觉。即使看过好些医生都无济于事。备着一些镇定作用的药片聊以自慰。他曾经有次因为情绪过激搞砸了工作,事后Jack仍愿意返聘他。Will不知道这对他来说是好是坏。

——总而言之。

他差不多天亮才睡着,又被不停的敲门声吵醒。早餐时他吃了玉米面粥和更多的辣椒,还有一道叫做“impletata”的肉馅茄子。紧接着就火急火燎地办了退房手续。

他在七点半时匆匆赶到火车站,打算登上八点开的火车班次。却又因火车延误不得不在车厢里坐等了一个小时*5。

这让Will感到恼火,但火车开动以后,那些路途上郁郁葱葱的景色又让他把情绪抛到了脑后。

——

当Will又一次在黄昏时醒来,这次他不是被什么声音吵醒的,事实上,他刚正把自己抽离出一个噩梦。他气喘吁吁,身上发汗。Will显然还没缓过神来。他嘴唇动了动,语无伦次地嗫嚅着:“天哪,真该死。”然后伸手把额头汗湿的头发往脑后推。

他面对着血色的夕阳有些不知所措,一种奇异的不安油然而生。

距他离开家乡已经将近一周,Will心想可能只是他的思乡情绪泛滥,又或是对于延迟婚期这件事令他心神不宁。

他想起他的未婚妻——长着一头黑色卷发,迷人而且温柔的Alana Bloom——在Will曾有一段时间饱受梦魇和幻觉的折磨时陪伴在他的身边,是他的倾诉对象。

她是Will的好友,如今他要向她求婚。Alana并没有拒绝,这让Will喜出望外。

他爱她,毫无疑问。

【亲爱的Alana。】

Will在携带的信纸上写下第一行,用书写来转移注意,平复心情。他想念着Alana带给他的安全感以求慰籍。火车的震动让他的笔锋颤抖。那些倾落的夕阳染红了纸张的一角。

【见信好。我仍在前往喀尔巴阡山的路上。这一带是罗马尼亚的最东部,摩达维亚、布卡维纳以及特兰西瓦尼亚。欧洲最荒凉无名的一区。故我还需要在下了火车后再乘坐马车前往目的地。Jack说Lecter城堡座落在偏僻的深山中,估计得一顿好找。伯爵离群索居,据说他本人好些年只呆在自己府里。显然他性情孤僻,不愿意与人群在一块儿,我想我与他应该有共同语言。】

Will在信中小小地自嘲了一下。咬了咬笔帽,然后蘸了蘸墨水继续写道:

【令人意外的是,他看似与社会脱了节,却依然财力雄厚。他可在伦敦买了十多处房产,却仍旧住在古老的祖屋里。】

Will把笔头提起,他边思索着接下来要写些什么,边抬起头看向窗外。

他究竟是野兽还是神灵?*6

他凝视混浊的天空上悬着一轮赤日,觉得那像一只瞳孔也同样在注视着他。

Miriam Lass为什么发了疯?

他浑身打了个颤,羞愧地移开了视线。一滴墨汁被震落在信纸的角落。他的眼睛因直视太阳而刺痛,然后开始分泌眼泪,变得湿润。Will觉得自己不应该再胡思乱想。于是他不再在信中谈论他的客户。而是写下一些问候语,让Alana不必担心自己。

他没有再睡着。终于在夜幕降临前抵达比斯特里察,这个由Lecter伯爵命名的古老镇子。

伯爵为他安排入住比斯特里察的金币旅馆,这家旅馆的布置古色古香。他刚刚进门,一位穿着朴素的、体态丰满的年长女人就迎上前来和他打招呼。*7

她看起来乐呵呵的。

“请问是英国来的先生吗?”*8女人用带着浓重口音的英语问道。

“是的,我是。”Will他朝对方颔首“Will Graham。”

妇人微笑着朝一个老头示意。后者原本向大门走来,于是他走开了,不一会儿带着一封信回来,并把它递给Will。然后妇人帮Will办理入住手续。在他安顿好行李,用过晚餐,洗浴并且更衣后已经夜深了。

他没有忘记那封信。

Will坐在床上,拇指抚过火漆上那个花纹复杂的纹章,然后把它撕开。他从里面取出一张信纸和一些钱:

【我亲爱的朋友,

欢迎你来到喀尔巴阡山,我正热切地盼望  着你的到  来。
今晚好好休息。明早3点将有马车出发去布科维那*9,我在车上为你留了一个座位。
我的马车将在博尔戈隘口*10上等候你,然后它会把你带到我这里来。
深信你一路顺畅,并希望你在我国身心愉快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的朋友敬上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Hannibal Lecter】

-TBC-

——

①匈牙利首都。美国导演韦斯·安德森拍过一部很有名的电影叫布达佩斯大饭店,相信很耳熟啦。
②特兰西瓦尼亚(别名:锡本布尔根)旧地区名。指罗马尼亚中西部地区
③匈牙利的一个城市。克劳森堡(今罗马尼亚的克卢日)。
④+⑤+⑦旅馆部分用了原著剧情与描写。
⑥“离群索居者,不是野兽,便是神灵。”出自亚里士多德。
⑧因为故事背景的缘故,我把茶杯改成英国人。正如我把汉尼拔改成罗马尼亚伯爵而不是立陶宛伯爵。
⑨布科维纳,位置是东喀尔巴阡山脉和德涅斯特河之间,归属是由乌克兰和罗马尼亚两国统治。
⑩博尔戈隘口(Brogo Pass)现成为Tihua Pass 位于今日的罗马尼亚博尔戈山区。

PS:我的恶趣味。本来我想写茶杯的未婚妻是Molly的。但是茶杯,Alana和拔叔这三人组真的很搞笑,他们可以互相组cp,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都好像被绿了一样。于是我想玩三人转了,嘻嘻嘻(♡˙︶˙♡)
第一章用了很多原著的剧情,电影其实删减了很多,电影嘛。茶杯一个人的旅行感觉很有意思。
另外,是的,茶杯变成了律师。不过职业也不太影响剧情。

【hannigram】世纪情人(记梗+前篇背景)

惊情四百年AU

电影魔改,超ooc预警。我来试试水。

*长头发的吸血鬼拔叔。
形象参考麦子拍的电影:皇室风流史
*杯杯的前世叫罗伯特·德弗罗,不叫威尔。
参考休休拍的电影:伊丽莎白一世

在b站看到有太太剪了这对拉郎,中世纪装扮太好看啦!
推下视频:av29548133

————

公元1462年,已经占领君士坦丁堡的土耳其人再次向欧洲腹地征伐,莱克特伯爵受命征讨土耳其军。

背景设定在汉尼拔是罗马尼亚伯爵。茶杯前世是作为汉尼拔的密友在他身边的。
拔杯对外宣称是密友,但他们的举止过于亲密让众元老心生遗虑,他们的信仰不允许拔杯这种行为。
元老们一直想把茶杯从汉尼拔身边剔除。直到这个机会终于到来——上前线和入侵的土耳其异教徒开战。杯杯留在城堡里。

他们找人伪装成土耳其弓箭手,把一张写着汉尼拔已被打败杀死的纸条射进城堡的窗棂。
茶杯看到此处,处于极大的悲愤之中,他也早对元老院的人有所戒备,但元老院的行动比他意识到得要快得多。为了永绝后患,他们趁茶杯靠近窗边时把他推了下去。

神像被人用白布蒙上双眼。

他从高塔坠落,被护城河湍急的水流吞噬。溺死于不甘和愤恨之中。

等到汉尼拔班师回朝后看见的是茶杯倒在祭坛前的,湿漉漉的尸身。

汉尼拔发誓要为茶杯复仇。他背弃自己的信仰。接受了魔鬼所赠予的力量。代价是不老不死,饮血维生。他成了吸血鬼,深居在他的城堡之内。没人知道后来的故事。

直到四个世纪过去,他的事迹也成了当地一个恐怖的传说,一个旅游商的噱头。

然而他在第四百年里,发现了自己曾经的爱人的转世。

(梗完)

————

【茶杯已死,汉尼拔回莱克特城堡】

👇👇👇👇

他安静地用手触碰罗伯特冰冷的嘴唇和面颊,表现出来的波澜不惊更像是风暴来临前酝酿的云雨。又或是结局已在他意料之中。

元老们斟词酌句,谨慎地开口。这些早就串通好了,毫无疑问。

“土耳其人把您已阵亡的信息用弓箭射进城堡,德弗罗阁下看到您的死亡讯息后悲痛欲绝,他便从窗户上跳了下去。”

汉尼拔充耳不闻,依旧用手去摸索罗伯特的身体,握住后者的手腕,指尖触摸不到爱人的脉搏。伯爵旁若无人地附身亲吻罗伯特的嘴唇。

站在一旁的元老们倒吸一口气,避讳地闭上双眼。

“但愿能在天上重逢。”他梦呓似的喃喃低语。

“他是自尽死的,他的灵魂不能升天堂。”红衣服的元老义正言辞地开口“要遭天谴...这是神的律令。”

汉尼拔压抑地紧闭上双眼,挤出的一滴泪滑落过他的脸庞。他双唇发颤,听闻此句,他猛然睁开眼睛时,褐色的瞳孔里似燃烧起燎原烈火。

伯爵愤怒地起身,双手用力拨倒身侧的盛满圣水的金盆,他像是顿时发了狂。嘴里发出悲怆的,恶龙一样的低吼声。人们惧他,便如潮水似的退开,挪到门口。

他抽出腰间的剑挥舞着,想要斩裂那些企图带走他爱人灵魂的魔鬼。利剑在天使石像的侧脸上凿出一道豁口,砍落了一节合并的拇指。

剑锋在空中一划转而直指离自己最近的主教。那剑上还挂着土耳其人干涸的血迹,像吐着信子的毒蛇。

汉尼拔来势汹汹,他大步逼近主教,白须老人不得不后退,直到脊背紧紧贴上石壁,无路可逃。远处的元老们被惊吓到连连吸气,害怕这个愤怒地男人的剑戳穿他们同僚的身躯。正如斩杀土耳其人一样毫不留情。

伯爵的剑刃抵着主教护在身前的神杖。

“说点什么”汉尼拔的几缕头发散落,挡住他因悲伤和愤怒而憔悴扭曲的面容“他不是自杀的,我可以保证。”

“或许这正是神的旨意”主教微微抬起头,时不时垂下眼睛留意悬在下巴的剑。他吞咽了一下。

“所以这就是我捍卫教会和神的报偿吗?”汉尼拔咬牙切齿,怒目而视。

“神的旨意——您不能,您不能和这个人——”老人的脸颊因惊惧地颤动,他开口语速极快,开始斥责汉尼拔和罗伯特的所作所为,他的胡子也因燃起的愤怒地竖起“他是个男人,神欣然接受您的丰功伟绩,您保卫祂的威严,但您怎么能因此在祂面前做这等事?这是犯了渎神的罪行。”

主教喘了一口气继续辩驳:“——可仁慈的神宽恕了您的行为,因为您是他的战士,但令您沦陷的罪恶之源必须铲除,只有这样才能拯救您。”

“住口,一派胡言”汉尼拔像蛇一样发出嘶嘶的声音“我唾弃上帝。”

“我唾弃上帝——我将死后复生。”汉尼拔退后到大殿中央,狂妄地,愤怒地宣布。他的怒气在神殿内横冲直撞。

“我要用尽邪恶的力量为他复仇。”他的声音低落下了,悲伤又怜惜地看一眼罗伯特的尸身。

主教发着抖退到另外一边,用手指在身上画着十字。

汉尼拔快步跨上神坛。他举起剑,用力插进竖立着的十字架石像的中心。一截剑被他的蛮力埋入石像。

于是天使像的眼眶流下血泪;鲜血从蜡烛中溢出,浇灭了火焰。源源不断地血液从十字架被剑没入的地方渗出,如瀑布一般倾泻。

流动的血液被推挤着向门口蔓延,浸湿了躺在地上的,罗伯特卷曲的黑发。

“血是生命源泉”汉尼拔双手捧起金酒杯,褐色眼睛注视着流血的十字架,他用酒杯接住那些往下流的血液,缓缓地开口。

“我将饮血维生。”

(前篇背景完)

【hannigram】怦然心动

源于b站上一个视频的梗:美国男子手术麻醉后失忆,醒来后直夸妻子漂亮

拔杯婚后,内容傻白甜,ooc,ooc,非常ooc。晕乎乎的很活泼的杯杯。
Will在一次任务中受伤,需要做手术。打了麻醉后醒来药效还没过,暂时性地忘记了自己和Hannibal的记忆,第一眼看到人家就把人家夸的上天。
Jack:鬼知道我每天上班都在经历些什么。

——

Jack进门的时候正撞见Hannibal扶着Will的肩膀把他按回病床上,然而后者仍跟个弹簧板一样不依不挠地,试图再次坐起来。然后因拉扯伤口而被疼得发出嗷嗷的声音。

“噢,操。”

“Will,don't”Hannibal语气里带着疲惫与无奈,还有一点警告的意味。

“挺精神的,看起来恢复得不错。”Jack搓了搓手,从门口踱到病人的床尾并亲切地问候道,他把两只手撑在床栏上“下午好 。Will,感觉怎么样?”

“呃。嗨——Jack。”被叫到的人似乎还没反应过来。Will躺在床上并不安分。摇摆不定地眼神终于停到对方的脸上片刻,然后又飘开了。他像是打了个嗝一样的呛出这个名字。

侧写员的说话音调比平时要高,听起来轻松又愉快“你在这儿干什么,Jack?探亲吗。”他的眼睛正瞥见在病房门口经过的一个女性,于是又没头没脑地开口“她...?”

“不,不是她。请安静些,这里是医院。”Hannibal轻柔地说,并眼疾手快地把Will想要抬起来的右手拦下,成功避免了对方把输液的导管甩掉。他把Will的手臂固定在床边,另一只手松松地握住对方的几根手指。

“我来探望你的,Will”Jack戏剧性地挑起一边眉毛,又压低另一边。他用询问的目光看了看Hannibal,然后看了看Will,又看回Hannibal。

“那很好,Jack,欢迎你”

怎么回事?他注视着坐在床边的男人,无声地要求一个答案。
这语气不像平时的Will,一点都不像。这种反差让人心里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。Jack感到措不及防,他还没能适应这种变化。

“药物麻醉后的副作用,有的人在醒来后依然亢奋,会像喝醉一样说胡话。有的人不会。”Hannibal如实回答。

(Will把头抬起来一点:真有趣,你们认识?)

“这会持续多久?”

(Will:你的朋友人很好,讲真的,真的。他还给我削苹果。)

“不会很久的,等药效一过就好。”

“好吧,这还挺有意思的。”

Jake耸了耸肩。紧接着两人被他们的病人突然增大的音量吓住了:“Jack——。”

“我在,Will”行为分析部的头头叹了口气。

“我醒着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似乎没有,这位先生说认识我”

“某种程度上是没有...等等?你说什么,你不认识他?”Jack捕捉到话语中的盲点,他不可置信地张大嘴并且瞪着眼睛。

“我之前没见过他,怎么可能,这难道不是我们第一次见吗?”

“这样我就有点沮丧了,Will”Hannibal接茬,然后抬头看向Jack“他起初问我是不是主治医生派过来的。然后又以为我探错亲。”

“是的,不过我想过了,这不合逻辑。但是我确实并没有见过他,我不可能认识那种——他看起来文质彬彬的。像是那种会坐在长桌子前,和一群穿着礼服的人一起用餐。讨论一些花里胡俏的话题。跟中世纪贵族似的。你想想看。”Will接着反驳道。

“哇哦。”Jack死板地故作惊叹。

Hannibal挑了挑眉,习惯性地伸手把Will额角的卷发往后梳。但Will缩了缩躲开了,他像被冒犯了地,腼腆地别过脸。但似乎不十分反感这种触碰“你对所有陌生人都这样?”

“我只对你这样,我们不是陌生人”

“真的吗?那我们是什么?”

Hannibal撅了撅嘴唇,很无奈地捏了捏Will的手指“...我们结婚了,Will。你是我丈夫。”

接下来是一段沉默。Hannibal和Jake觉得他是被这个消息震惊到了。就好像有人指着一座岛,然后告诉你你之前把他买下来了,而你的记忆只停留在自己还在住在自己的小房子里一样。

不管怎么说,Will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他脸上那种表情就和Jake当初听到他说不认识Hannibal一样。

紧接着他抬起另外一只手挡住自己的脸,用一种缓慢地,而且极其震惊语调说。

“我的天。”

他的耳朵烧的通红。

“难以置信。我——的——天。”Will再次提高了音量重复这句话。

站在床尾的Jack随即爆发出响亮的笑声,在被经过门口的护士警告后他收敛了下,但还是不免笑得弯下腰来,他似乎都喘不过气了,如果不是用手撑着床栏他就要倒下去了。

Hannibal叫了Jack的名字,投过去一个不赞成的眼神。

后者把双手举到控制空中表示投降:“我出去透透气。”他边说着边跌跌撞撞地走出病房,因为情绪激动而关门时特别用力。

他们之间又经历了一场尴尬的沉默。最后还是Will打破僵局。

他把手往自己脸上移开,但还是没有看Hannibal。“咳..我这个,我是什么把你追到手的。难以置信。”他又说了一遍。

“实际上是我把你追到的,我觉得我对你的感情萌芽得比你对我的要早得多。”Hannibal诚恳并甜蜜地说。

“好吧,哇哦。我还以为像我这样的,你懂的...”

“你远比自己想的要有魅力,你是独一无二的。”

Will再次陷入一种羞赧之中,他脖子和脸上的皮肤也泛起红色。他语无伦次说了些什么。

“我们接吻了吗?”  “是的”
“我们牵手了吗?”  “是的”
“我们有戒指吗?”  “肯定的,我们已经结婚了。”

“天哪。我赚大发了。”Will愉快地露出一个憨笑。

Hannibal伸手去拨弄他的头发的时候Will没再躲了,但是他看上去还是有点别扭。

“我平时都叫你什么?”

“直接叫名字,Hannibal。”

“啊...所以我没有叫你甜心,宝贝,亲爱的之类的?”Will的轻声询问,尾音上扬。

“是的,你没有”Hannibal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,语气里透着点失落和惋惜。

他们接下来又聊了一会儿,四点多的时候Will开始感到困乏,他打了个哈欠,Hannibal就主动帮他掖好被子。

“你要走了吗?”Will安静地注视着床边的男人。

“不,我留下来陪你。”Hannibal回答道。

“可是我有点困了,我觉得我需要睡一会儿。如果你觉得无聊的话可以先回去。”

“请不要赶我走。Will,我会等你醒来的。”

“好吧。谢谢,你真好。”Will是真的困了,他闭上眼睛,声音变得更小,却回应似的攥了攥Hannibal握着他手指的手。“不过我希望这不是做梦,醒来后还能看到你。”

“这不是梦,我们会再见的。”

很快他就睡熟了,呼吸均匀而且平缓。Hannibal倾身在Will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。

“好好休息,我的爱。”

-END-

白嫖的交党费来了。原剧真是好虐啊割点齁甜齁甜的腿肉。
原来打算从杯杯一开始醒来写的,后来改成黑叔叔从中间切入了。
初识设想是想让杯杯把老汉夸上天,撩得老汉不好意思那种(“我的男朋友超棒!”),但是好像杯杯就算神志不清也不会怎么夸人。反倒是被老汉撩了。

p1 当我看见杯杯的时候会想到的。
p2 拔叔在含沙射影些什么呀,就好像那种:我有一个朋友喜欢上一个人。那种剧情。
p3 最后一张截图是其他地方截过来的。原本剧情是杯杯和奇尔顿定下协议。虽然我觉得这样拼起来也没毛病。
p4 明知故问,讨厌。手动滑稽。

#S02E13#至死方休的爱情。
终于看到了以虐著称的名场面之一,这一大段真是看得我一阵唏嘘。我没忍住讲废话了。qnq
看到这里——是的。这场诱捕几乎要成了。正如杯杯所说,他的确善于钓鱼。他给了Hannibal最想要的诱饵:他自己。
如果不是Hannibal在最后察觉到Lounds的死是伪造的,那杯杯和Jake的计划是成功的。
他骗得了Hannibal的信任,全部信任。这也是为什么Hannibal在发现真相以后会这么怒不可遏。
他烧掉了关于杯杯的诊断记录,收拾好所有家当,打算在最后一晚杀掉Jake这只领头羊后带着Abigail和杯杯远走高飞,找一个地方住下,像真正的一家三口一样生活。
他放手这场捕猎游戏了,是真心希望带着杯杯一起走。但杯杯不行,他不能走。
难道他没感觉到他正如他另一半的灵魂吗?只有他们能理解彼此,可以陪伴彼此,这将是无比快乐的。可杯杯他有他的原则和底线,他的良心不允许他这么做。
但他宁愿放Hannibal走。
所以他打电话告诉Hannibal,他告诉他,FBI发现他了。
杯杯是很纠结的,他站在中心地带无所适从,Hannibal和Jake这两方势力拉扯他,都想要得到他。但他只能选择其中一个,可他又不想放弃任何一个。
他对Hannibal是有留恋的,但他不知道Hannibal的感情之深——后者一向掩饰的很好。
Hannibal费尽心思要得到他,杯杯费尽心思要把他捉拿归案。他们是两个契合的齿轮,也是两把尖刀利刃。
Hannibal说他原谅杯杯对他的欺骗,但他还是会做一些事让杯杯付出代价。
杯杯是不可能原谅他的,没法完全的,真正的原谅他。他杀了这么多无辜的人,杀了他的朋友。现在,他真正地杀死了Abigail。
Hannibal把他的茶杯打碎,又把它拼起来。他指望这只茶杯会和原来的一样,但再也不会了。

【张之维x陆瑾】老爷爷们的故事/不打不相识

姗姗来迟地交党费,圈冷,腿肉难吃 。
好喜欢陆老和老天师还有田老爷子这三个老顽童啊。互动超有趣的。这次单写一下陆老和老天师年轻时的事吧!
梗来源于324话里面,陆老年轻时在陆家大院被张之维打哭了的衍生。
私设三一门还没被灭,甲申之前。
我觉得写对话是最难的了,因为关于人物性格也有很多的ooc,脑子里完全想写甜的去了。大概是友情往上走的暧昧?彩蛋也是我对于爱这个词的个人理解吧。知己间也是可以有爱的嘿嘿。
有很多bug,文笔也不好,自娱自乐。轻拍quq

啊啊啊啊啊啊超喜欢陆老爷子啊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有魅力!!年轻的时候一定很♂棒啊!

——

说起来这也是多年前一桩旧事。

关于陆瑾这个老顽固,脸皮倒是薄得很,每当提起来就故作无所谓地摆着手说:“不就那点事吗,你们知道就知道呗,反正我~我不在乎。”
脸都涨红了还死鸭子嘴硬。

异人界举办各家各派的聚会本就不稀奇,性质相当于华山论剑。为的无非是学术研讨,联络联络门派间的关系,再顺带让弟子们切磋,赢了可是颇给自家门派争面子的。

那年聚会定在陆家大院。
三一门的陆瑾不过二十五六的年纪,龙虎山的张之维三十出头。来的还有王蔼 、吕慈  、关石花等人。现在老家伙们都坐上十佬的位子咯,见的也还是年轻时那一帮子面熟的人。

龙虎山在异人界也是声名赫赫,见了也需敬个三分。张之维代表龙虎山出面,加上是要继承天师之位的弟子,不少人对他的实力还是饶有兴趣的。而当时陆瑾这个大少爷脾气,口直心快,做事风风火火。一指便点了张之维的名头。他说要打,指定要跟他打。
本来大家只不约而同地私下谈论,心底里还是暗搓搓想和张之维较量一番,可虽说输了也没怎么样,毕竟是面子问题,输也不能第一个上去输。现在倒好,有个出头鸟,便各自找了好位置观战,全部人移到中庭,在中间围着腾一块大地方出来。

张陆双方挪到场中,打个辑,一人出来喊道:陆瑾-对-张之维。

全场皆寂。气氛凝重。

陆瑾的身手在师门中也算得上翘楚,年轻气盛,他的逆生三重才在一重阶段,仗着有一身炁护体和拳脚功夫便一味进攻。
张之维倒气定神闲得多,接下陆瑾的招式一招招拆解了。过了不下二三十招,陆瑾开始变得浮躁,有些招架不住,这势头也渐渐被张之维压了下去。
在旁围观的关石花瞪大眼,声音尖尖细细地。嚯呀——。一声。
刹时张之维正好一掌拍在陆瑾肋下,后者被这道力退出几尺远,疼得跌坐在地上蜷缩起身子。

虽说切磋,打打友谊赛,也不是非要整个你死我活。到底还是实打实的,正正挨了一掌的陆瑾疼得额头发汗,眼眶湿润。

张之维虽长得老实,平日里却不怎么笑,神情严肃。加上他年轻时身板较壮,即使比陆瑾矮了点,光看看也是个让人下意识觉得不好惹的人物。
他走过去陆瑾身边,伸出手想把他拉起来以示友好。陆瑾还疼地捂着腹部,正想自个儿爬起来,抬头就看到张之维的脸,一时怔怔的,脑子里也不知道怎么想,鼻头发酸,眼泪就忍不住哗哗往下流。

吕慈和王蔼那厢见状不住嗤嗤笑出声,其他人也觉滑稽,但忍着了,转而拍手称张之维好。

陆瑾这样可轮到张之维怔了。
这个怎么的,打输了还哭了呢。
他走也不是,就尴尬地站着。陆瑾又羞又愤,他爱面子,大庭广众之下切磋被人打哭了哪儿受得了,耳朵和脸一下就红了。也没拉张之维的手,就挂着眼泪爬起来打了个辑。又匆匆退到一边去。
张之维看着他背过身离场,垂着脑袋,抬手往自己脸上抹了一把。

“张之维-胜”

要说到陆瑾为什么哭,原因也不难理解。一个生在大家族里的少爷,在门派中又是学得最优秀的。现在突然被个人出来打趴了,累积了这么多年的自信心和自尊心受挫,一时之间百感交集就憋不住委屈了。

事后张之维还是觉得心里怪怪的,虽然自己赢得完全没有毛病。琢磨要不去道个歉。可万一别人觉得自己输就输嘛也不是输不起,没准人家也没那么矫情。如果人家都觉得没关系了,自己又再提起,岂不是又有些看不起人?

他一时就纠结住了。

好在他心还是比看上去要细得多的。后来他还是找了陆瑾,却也不是提切磋的事,什么也不说。傻愣愣地端了碟瓜子挨到陆瑾身边坐下。问一句吃嘛。然后一边瞅着场内下一对切磋的的人开始自顾自地嗑瓜子,叭吱叭吱。
傻吗他。陆瑾心想,耗了会儿后也跟着磕了起来,他们偶尔会碰到对方的手指。
张之维又被叫去切磋,只是他打完后还是挨着陆瑾坐。两个人也不说什么,就安静地嗑瓜子。最后吃完了,轮到陆瑾开口:那啥,你还吃吗。我去倒点。

这样一来二往的他俩也熟络了,那个时候人挺单纯。感觉你人脾气好,态度好。有好感了,喜欢,那就处呗。聊星星聊月亮。再说他俩先前也不是没见过,经过这次的事以后熟了,在往后聚会的接触里也越来越多。

年轻人总是比较容易打成一片。

张之维不能总往山下跑。陆瑾可以。起初他们俩书信往来,反倒是张之维写得信比陆瑾还多。他是不晓得信有没有寄到,实际上只是路程较远,年轻人心浮气躁,怕等那几日也觉得慢。陆瑾回的信也不少,相比之下字数还是陆瑾更胜一筹,而张之维说话含含蓄蓄的,寥寥几行字,陆瑾有时也只是看懂一半。

陆瑾毕竟脾气犟,说是要上山找张之维叨唠,说找就找了,就跟当初说要揍他一样爽快,回完最后收到的一封信后就启程。他一路长途跋涉,又爬了好多级石阶才上到龙虎山,累得气喘吁吁,黄昏时才到。张之维已在山门处等了他好一阵子,陆瑾上到来时就见他坐在石阶上了。大片金色的暖阳倾泻下来,年轻人在这片阳光里朝着张之维咧嘴笑了。

山上究竟是比山下冷的。这么一冷一热,夜半后陆瑾打了几个喷嚏,染上了风寒,得赖在龙虎山好些日子。于是张之维早课完了来看看他,照顾下,捎点药和热水让他服下,又去上课,练功。晚上回来,两人就坐在床边说话,点起一盏灯。叽叽喳喳跟两只麻雀似的。
田晋中最粘张之维,也是师门里最大嘴巴的。见了师兄不知道从哪儿认识的新朋友,还专程上山来,也觉得新奇。有时候也跟着说到一块儿去。
陆瑾住了大概八九天,病好全了就下山去 。身上还罩着张之维的衣服。张之维说:“嘿——老陆,山上冷,你下山后温度高了再脱下来吧。”
陆瑾答:“得,那我下次还你,多谢啦。”

他本想送陆瑾下山,眼看早课也要开始了,陆瑾再三推脱:不用啦,不用啦,张天师。他打趣道,转身就走。张之维有些不舍,站着目送他,心里却暗自等陆瑾回头看看他一眼。眼瞅着他就要消失到转角了,他有些失落,这时陆瑾忽然回头往身后看,两人的目光撞在一起,隔着一条长长的山路傻笑起来。
他终究是下山去了。

关于陆瑾和张之维的关系,说普通朋友又太过浅薄,说他们互相喜欢不为过,互相倾慕也不为过。喜欢就是喜欢,爱就是爱,感情既然是纯粹的,哪有分那么清楚的呢。

只是陆瑾一年里都会跑几趟龙虎山,张之维也在陆瑾来的时候问一句:下次什么时候再来。
————
彩蛋:
一个人一生中朋友不少的,但交心的也就那么几个。陆瑾觉得除郑子布以外张之维也算上一个。要说喜欢也是大大的有,他们亲密,就像吕慈说的:你和他什么交情!
两个大男人也曾羞涩地谈论起爱情观。
你说,喜欢和爱终究是不同一些的,不然也不会是两个不同的词。表达的东西也应该是不同的。
“——比方说,我喜欢花,我爱花。说不上具体的区别,但是就感觉不一样。”
“显然爱的语气和层次要更深沉一些。”
“唉!扭扭捏捏的,我倒觉得爱是个很混沌的东西”
“哦?老陆?”
“父母对子女的爱是爱吗,是爱。情人直接的爱是爱吗,也是爱。难道朋友之间就没有爱吗,有的。你看,伯牙绝弦——”
“哈!知音间也有爱的”
他俩说到这儿突然沉默了一阵,似乎两个人都在想什么东西。先是陆瑾觉得有些难为情,紧接着又开口接道:
“...人也对世间万物,天地日月也有爱的,不过爱这个嘛,道不清说不明,硬是要分开说也行,我倒觉得没什么差别”
张之维点头称是,他们不知道不觉聊了很久。
山上静谧,远离尘世喧嚣。清风明月,令人心旷神怡。

真的很喜欢第二季的op了
无论是歌还是剪辑画面,才发现他们三个人是站在不同环境的高山上的
燃爆了。。。!!